主页 > 技节家电 >【山离开门】风捲小资女 >

【山离开门】风捲小资女


2020-06-12



赖在被窝里,大玻璃窗外映出一片蔚蓝似海的——天空。哈,在这个高楼摩天碍日的城市里,总算让人意识到,望天打卦的最佳角度是平躺着。这还亏得楼前不远处有个小公园,得于腾出一小方天空呢。温度突掉到负数,秋老虎自连尾巴都瑟缩起来,晴朗的天气大概算是给早来报到的冬季聊以慰藉吧。

从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开始,冬时令已开始施行(比夏时令的时间拨快一个小时)。故而,天亮得早,可天黑得更早,四点开始呈淡墨状。每早醒来第一件要事就是把所有帘子拉起,好让阳光照射进来暖暖房子。

然后,突然好像看到漫天纷纷扬扬地飘着白白的碎片,揉了揉眼睛,对,老花眼没看错,语言立马绕过大脑自行脱颖而出:“啊,下雪啦!”不能怪老娘对雪一往情深的雀跃,毕竟是来自热带雨林的土包子嘛。

不意,正在装扮準备上班的大斗,听得其老娘的呼叫声打从浴室跑出来,望了一眼窗外即回应了一句:“不是啦,是种子。” 呃,居然没翻白眼,且出乎意料之外的好声好气。

诶,还以为会巧遇一场初雪呢。(抱歉,大概韩剧毒过深的后遗症。)扑在沙发背仔细定睛看了好一会儿,哦,果然,不是雪。至于那是什幺植物的种子,自然也无从得知——肯定不会是艳丽的花。绚艳的花就像美女帅哥,是全民共享的资源,天生就招蜂引蝶本身何需那幺费劲。

咱们如今最大的日常活动,就是藉着走去超市那段路趁机当运动和晒晒太阳。可今早却被这秋风捲得满脸满嘴儘是植物种子的不是味道,难怪一向只闻歌儿唱春风扑脸的喜悦……

无色无味的种子倏然让人联想到小资女,得趁此最后时段借秋风——承传自力更生。

文/山离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